说个血腥的,胆小勿入:记得2000年左右,我们厂门口发生车祸,一小车车顶被削平,我上去救援,其中一位女性头部被削去一半,我的衣服上都是血渍和豆腐脑状物体,当时不觉害怕,可后来持续近一个星期每晚半夜12点做噩梦,身边躺着一位头部缺失一半的阿姨,我猛得坐起,冷汗直流,我喃喃对她说到,阿姨不是我不救您,我真的没办法救活您啊!终于一周后她走了,不再来找我了。故事结束了吗?当然没有,一天我们厂长的姐姐找到我,让我帮个忙,说我胆子比较大,让我帮忙杀只鸡,杀只鸡,天哪,我从来没动过刀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