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的气温比较低,没有中午时太阳那么毒辣。程路飞手里握着一张纸条东张西望,然后来到一栋别墅前,停下来又看了一眼纸条:东郊区05号。

  应该是这里了吧!程路飞想。

 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百米之内只有这一栋别墅,而且是每隔百米就有一栋这样的别墅,显得十分安静。别墅四周都是绿化地,一条大理石铺成的路直通别墅门前,附近有一个车库。无不显示这家主人的豪华。

  栾辰家真是有钱,居然还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买房子,又大又豪华。程路飞想着便按了门铃。

  [是一个陌生人开的门,若不是那人先说话程路飞还以为自己走错了,他问:“你是栾辰的同学吧?”

  “是。”程路飞答道。

  “那快请进!栾辰在房间里,我先带你去客房休息一下。”那人道。

  那人是这里的管家。管家带程路飞来到二楼,指着第四个门说:“这就是你的房间了,有什么事就叫我!”

  程路飞谢过管家,打开门,有张信封掉了下来,信封上什么也没写,信封里面有张纸,他打开看了一下,上面写着:看信者皆死。

  什么意思?程路飞很奇怪。署名是死亡天使,这就更加让他奇怪了,是一封用电脑打出来的信。

  程路飞正想着,就听见有人敲门,开门一看,是栾辰。他笑道:“就知道是你来了。”

  程路飞这才恍然大悟,他差点忘了他还有整人的本事,笑道:“很奇特的方式。”然后将纸条收起。

  栾辰先是一愣,又说:“人都到齐了,我们下去吧!”

  走到一楼,程路飞几乎看傻了眼,以前高中宿舍里的人全在这里。

  栾辰一脸笑容的说:“现在大家知道我叫大家来的目的了吧!没错,高中毕业两年了,我特意把同宿舍的人找来开个聚会,虽然事先没和大家约好,我想大家也不会怪我,对吧!”

  栾辰的一席话结束,大厅里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然后大家聚在一起谈起了自己的生活。

  两年没见的同学今天见到,而且还听到大家都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,程路飞别提有多高兴了,不过坐在身旁的杨冰似乎一直没怎么说话。

  程路飞问他:“你呢?考上T大了吗?”

  杨冰的脸色沉了一下,苦笑道:“没有,我,我没考上,只差两分。挺可惜的吧!我也这么觉得,不过无所谓了,我现在在医科大学上呢,我也很喜欢作医生的。”

  栾辰摇头叹息道:“真是好可惜,当初为了考T大你努力了很久呢!”

  “算了,都是过去的事了。不过听说萧然考上T大了,真好!”杨冰一脸羡慕地说。

  袁荣拍拍杨冰的肩:“好了,不说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了!”

  杨冰站起来说:“对了,我从家乡带来点特产,我去拿下来!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大家拍手叫好。杨冰笑着离开。

  栾辰转头问萧然:“你居然考上了T大!?真了不起!”

  萧然有点不好意思,一直在说:“运气,运气。”

  一向贪吃的飞扬忍不住了,说:“杨冰怎么还不下来,我都快急死了。不行,我要去找他。”

  袁荣笑道:“也许他带的东西多,一时拿不下来呢!你呀,再吃就成猪了。”

  话虽这么说,但飞扬一点也胖,而且吃多少都不会胖,这点到让他们好不羡慕。

  飞扬白了他一眼,直径向二楼走去。

  大家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栾辰笑着说:“今晚就不要回去了,晚上我准备了好多东西,机不可失啊!“

  袁荣说:“好是好,但我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才行。”

  程路飞也点头。

  “打不了的,这别墅是休闲用的,我家根本没装电话,而且房与房之间又相距那么远,也不用担心会吵到别人。放心吧,你们在休息时,我已经让管家去保安那给你们的父母打过电话了。”栾辰说道。

  然后袁荣、萧然和程路飞一脸的感激。栾辰还想说什么,被猛烈的撞击声打断了。

  栾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二楼传来飞扬的声音:“杨冰的房间打不开啊!”

  “也许他不在里面。”萧然说。

  “不可能,刚才我问过管家,他说杨冰进去就没再出来过。”飞扬焦急地说。

  程路飞的直觉告诉他:杨冰出事了!

  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迅速来到二楼。

  飞扬准备再次撞门,程路飞阻止他,对栾辰说:“栾辰还有备用钥匙吗?”

  “有。”栾辰叫管家拿来钥匙。

  五个人站在杨冰门前,程路飞一把夺过管家手中的钥匙,打开门。

  里面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:食品撒落了一地,杨冰趴在桌子上,一动不动,在他身旁还有一封被打开的信。

  程路飞让他们就站在门口,自己光脚进去检查了一番。

  地板上没有多余的脚印,门是从里面反锁的,窗户也没有被打开的痕迹,自杀吗?不可能,从体温的余热来看,杨冰应该是刚死不久。

  信?程路飞拿起信。

  “啊!”看过信的内容的程路飞低声惊呼了一声。

  那信上写着:看信者皆死,死字上面还画了圈,署名同样是死亡天使。

  这个死亡天使是谁?他是怎么进来杀人的?杀了人又是怎么出去的呢?他杀人有什么目的吗?……种种疑问在程路飞心底升起。

  程路飞突然想到什么,问:“栾辰,这封信是不是你写的?”

  栾辰也光脚走进去,接过他手中的信,摇摇头,说:“不是,我干什么要写这封信,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啊!”

  一提到信,其他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:“不是你准备的吗?”“我还以为你跟我们开玩笑呢!”

  程路飞吃惊地问:“你们也有?”

  袁荣说:“有啊,一个白色的信封,信封上什么也没写,但信里只有一句话,是用电脑打的。”

  飞扬说:“看信者皆死。”

  萧然点点头:“署名是死亡天使。这么说我们都有?”

  栾辰有点蒙,问:“信?就是这封信吗?为什么我没有?”

  程路飞明白这是凶手留下的恐吓信,以后还会有人死,他对管家说:“快去报警。凶手在暗,我们在明,我们的力量有限。”

  管家飞快地下楼去报警。程路飞从房间出来,让大家在大厅集合,散开了凶手更容易得逞。

  下一目标是谁呢?程路飞警惕看着一切。

  五个人焦急的等着管家回来,至少让他们稍微安定些。

  凶手是谁呢?他对整个房子的结构知道的一清二楚,不像是外来人作案,那么凶手肯定在这四个人,不,五个人之中。其中有嫌疑的有三个,一个是离开我们去找杨冰的飞扬,但从上去到听到撞击声不足三分钟,又是第一次来这儿,他不可能有作案时间。接下来就是栾辰和管家了,他们对别墅再熟悉不过了,但在杨冰死前,栾辰一直跟我们在一起谈话,直到杨冰出事都不曾离开过,这样的话,嫌疑最大的就是管家了,但管家也是第一次见到杨冰,杀他的动机呢?当然,也不排除他们联伙,可是动机呢,动机是什么?

  程路飞问:“管家出去多久了?”

  栾辰望了望挂在墙上的石英表,说:“有20分钟了吧,这里离保安那比较远,往返也要半个小时左右。”

  程路飞想如果凶手真的是管家,那岂不白白放走他了!

  不过这种念头很快就打消了,半个小时之后,管家就回来了,他说:“这里离警局太远,估计还需要些时间。”

  这一闹就到了中午,管家奉命去做饭,程路飞看着他,其他人都在客厅坐着。

  嫌疑最的应该是管家,但又有好多地方说不通,是栾辰也有好多地方说不通,那会是谁呢?程路飞只好将凶手往外人身上推。想到这,程路飞问:“栾辰,在这所别墅里,除了我们和管家以外,还有其他人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栾辰很认真的回答他。

  这就奇怪了!程路飞想。

  饭菜上桌了,栾辰拍拍程路飞的肩膀:“先不要想了,我们去吃饭吧!

  程路飞点点头,跟他来到餐桌前。

  还是老样子,萧然吃饭依然要放很多盐。

  飞扬勉强拉出个笑容,说:“萧然还是老样子,口味那么重!”

  一句话让紧张的气氛缓和了许多,吃到一半萧然开始不停的揉太阳穴,袁荣问他:“萧然,你不舒服吗?”

  “没事,就是全身有些僵硬,很困,想睡觉!可能是刚才太紧张了。”萧然苦笑道,“以前就这样,一紧张就不舒服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程路飞说:“那我送你上去休息一下吧!”

  饭吃完了,大家一起收拾桌子,程路飞的眼睛飞快的转着,但仍没有观察出有什么异样。

  收拾完毕。程路飞从楼上下来,他问飞扬:“你上楼找他时有什么异常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飞扬摇摇头。

  程路飞又问管家:“你确定杨冰进去后就再没出来过?”

  “我确定。”

  “为什么你会知道?你当时在哪里”程路飞问。

  “我的房间就在他隔壁,我听见他打开问又关上就再没开过,一直到飞扬来叫我,我才出来。”管家说道。

  真是怪事!难道他真的是自杀吗?程路飞皱着眉。

  栾辰打断他思路:“我们要不要看看萧然怎么样了?”

  五个人点头,向二楼走去。

  程路飞敲门道:“萧然,萧然,你没事吧?萧然!”

  但里面的萧然一声不吭,程路飞拧了拧门把,去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了。不对啊,我并没锁门啊!糟了!程路飞在心中大叫不妙。凶手又得逞了,他说:“快,备用钥匙!”

  在栾辰去拿钥匙时,程路飞又环顾了在场的人,但先前看上去有重大嫌疑的人现在看来都被排除了,他们一直都没离开过。

  正想着,栾辰拿来钥匙,打开门,萧然的躺在床上,房间里很整洁,整个房间里安静的离谱,除此之外情况和杨冰的一样。程路飞特意拿起放在里萧然身边不远的信,“死”字上果然画上了圈。

  程路飞深沉的说:“和杨冰一样,密室杀人。”

  难道我推理错了?肯定是哪一环节漏掉了,曾经被怀疑的人都没有作案时间,有鬼啊?程路飞嘲笑着摇摇头,太荒谬了。如果不是在场的几位,那么肯定还有其他人在这别墅中,可是又会是谁有那么高明的作案技术,两个人作案?可能性比较大,不管是几个人作案,重要的是凶手作案为什么没有留下痕迹,这似乎也不太现实,又为什么人知道他是如何进屋如何出去的呢?出去之后门又是怎样繁琐呢?现在程路飞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了,什么头绪也没有,他轻轻叹了口气:重新换个思路想吧!

  程路飞再次来到杨冰的房间,打开门后,他愣住了,跟随他过来的人也愣住了。

  飞扬惊呼:“杨冰呢?他的尸体的怎么不见了!?”

  屋子里依然是原样,唯一的不同就是杨冰的尸体不见了,程路飞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,立刻跑回萧然的屋里,果然也被动过了:原来躺在床上的萧然现在已经躺地上了。其他还是一样。但是从萧然到杨冰的门前再到萧然的门前没有用几分钟的时间,而在这段时间凶手却奇迹般的又动了手脚!?这让程路飞实在是不可思议!他想毁尸灭迹吗?为什么杨冰的尸体不见了,萧然的尸体只是移动了而已?来不及吗?他竟对别墅如此熟悉!难道除了栾辰和管家以外还有他人?

  此时,程路飞瞥到萧然身旁有一个小药瓶,他小心的将其拿起,他记得第一次来没有这个小瓶的,打开瓶盖,里面装了类似盐的药粒。

  盐?!程路飞猛的想起在吃饭前萧然还好端端的,之后就开始不舒服,在此前之前他因习惯放了盐。

  程路飞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萧然的尸体,他的左臂上有个针孔,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,他突然明白萧然是如何死的了,也就知道杨冰是如何死的。

  他就管家将萧然曾经放过盐的小瓶拿来,在管家去拿盐瓶的时候,自己也从别墅里找出了一根细绳和一把水果刀。

  他用细绳在自己的食指的根部绑起来,用水果刀在食指的指头上划出一道口子,鲜红的血液从裂缝中涌出,形成红色的小山,然后等红色的小山再也不能聚在一起,便顺着程路飞手指漂亮的弧度滑落,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,程路飞顿时感到剧烈的疼痛,这疼痛一直痛到心里。他拿起管家取来的盐瓶,将瓶中剩下的盐倒在伤口上。

  袁荣吃惊道:“程路飞,你在干什么?”

  此时,程路飞感觉到伤口上的疼痛加剧,像快要死掉一样,程路飞右手握着左手腕,疼痛使他的表情有些扭曲,眉头纠结到了一起,额头上渗出了大滴的汗水,但不到一分钟之后,疼痛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麻酥,最后手指失

下页(1/2)